调直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调直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矿石压港待解管理层推进铁矿石期货研究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10 09:29:00 阅读: 来源:调直机厂家

矿石压港待解 管理层推进铁矿石期货研究

6月底,江苏的一家钢厂在接待某期货公司调研时预计1-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会下降60%~90%。

市场需求较往年大幅下降、上游原燃料价格居高不下,钢铁价格较去年下降约14%都是导致其利润减少的原因。加上近几个月铁矿石压港情况甚于往年,企业难挡矿价波动。

“公司可以帮企业向商业银行申请短期融资”,南京中期钢铁事业部陈磊感慨。然而这还不够,银河期货钢铁事业部副总经理周伟江发现,随铁矿石供应过剩预期,矿价持续横盘,企业有了更多用铁矿石衍生品管理风险的冲动。

近日,本网记者获悉,中国证监会在征求国家发改委等部门的意见后,已于5月召开了内部会议,会议的大致内容是,要加速推进铁矿石期货的相关研究。

被抵押的矿石

铁矿石成本占钢铁企业生产成本的60%以上。来自富宝资讯的统计显示,至6月29日,国内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约为9681万吨,其中澳矿4151万吨、巴西矿2448万吨、印度矿944万吨,占比分别为42.88%、25.29%、9.75%,较去年同期库存量高出约400万吨左右。

今年5、6月以来,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继续下探,62%品位的PB普氏指数价格始终于130-150美元区间内震荡徘徊,且6月间始终未突破140美元一线。

而在另一侧,2012年一季度,中国钢铁行业由去年四季度出现的主业亏损转为全行业亏损,这也是继2008年10月至2009年5月之后,国内钢铁行业再次出现全行业亏损。

据中钢协公布数据,2012年1-4月中国钢材行业的利润率仅为0.1%,今年1-5月份,钢铁生产企业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了56.9%,其中5月份中国大中型钢企利润较4月份下降21.7%。

“6月统计数据仍未公布,但前景依然黯淡”,富宝资讯朱彤认为,铁矿石压港的根本原因在于,国内钢材终端需求正跌至谷底。国家发改委加快重大基建项目审批、央行降息、油价下调等诸多举措,仍未能从根本上带动下游需求回暖,而钢厂库存积压之下,又对原料矿粉价格持续打压。

由于自2011年四季度以来矿价明显下滑,部分港口库存早已成为银行贷款的质押凭证。中国国际期货副总裁王可发现,很多钢厂在判断全年赚钱难的基础上,开始下注赌某一个时间段的行情。

在目前近亿吨的压港铁矿石中,一半以上为国内钢铁企业所有,30%左右为贸易商所有。

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某些钢厂由于资金压力比较大,于是选择请相熟的贸易商代为进口,支付对方部分利息。而在另一侧,某些钢厂只是在赚加工费。比如,中钢等企业会为钢厂提供铁矿石,然后请钢厂将其加工成螺纹钢等成品,再由中钢自己去卖。

当前贸易商的操作手法包括贸易融资和风险对冲等。贸易企业进口矿靠的是开立信用证,这样企业只需先付总资金的15-20%。

而不管钢铁还是贸易企业,都没忘记对冲矿价波动风险。据唐山国丰钢铁等企业负责人介绍,目前企业可用国内螺纹钢期货保值,也可参与新加坡交易所(下称“新交所”)的铁矿石掉期交易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华菱钢铁等部分企业已涉足掉期交易。

然而,对国有企业而言,要参与境外掉期首先要经过国资委等部门审批。在填报外汇用途时,如果说做掉期将很难被批准,于是企业开始“变通”,多以购买矿或现货贸易的名义来换汇。

很多在香港注册的中介公司已在国内开设分支机构,这些机构都能代理国内企业做境外业务。通过理财的形式,通过第三方公司或离岸公司通道,部分国有企业已曲线进入掉期市场。

据一位曾为五矿做过套保顾问的人士介绍,目前国内企业参与掉期市场只能看到价格和成交量数据。在流程上,企业做交易只能联系经纪商,再由经纪商联系其他的经纪商或卖方,而这些环节一个环节一个价,最后交易所公布的价格为撮合价。由于每天公布的价格都不一样,有时差异非常大,国内参与者“步步惊心”。

“由于政策限制和对冲渠道不足,企业能对冲掉的风险比例不到10%”,银河期货钢材事业部副总经理周伟江感慨。去年新交所掉期市场交易量为4340万吨,中国企业的交易量仅占其中一部分。而除去品位因素,中国每年需进口的铁矿石就达4亿吨。

在现货市场,5月8日,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开市,5月底,新加坡globalORE(全球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)启动。但截至目前,河北武安一家钢厂负责人感叹,前一个平台成交量不大,后一个平台离中国企业较远,远水难解近渴。

风险敞口的存在使得贸易商们对部分压港矿束手无策,而下游需求何时回暖并非由其决定。

期货与“各种可能”

全球95%的铁矿石掉期交易结算价是以环球钢讯(SBB)的TSI指数为参照,其他结算价参照的是英国《金属导报》的指数。在国内,上海期货交易所和大连期货交易所都在筹备铁矿石期货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期货业人士多年前就普遍认为中国推出铁矿石期货意义重大,但在2010年铁矿石现货长协谈判结束以前,宝钢、鞍钢、中钢、首钢等企业一直因其享有长协价而不急涉足衍生品,甚至部分人士还偶尔“倒矿”(低价进矿再以高价卖给没有进口权的企业)。

如今铁矿石现货市场已从年度定价转为季度、月度和指数定价。除2008年外,最近几年国内钢材产量年均增幅超过10%,然而这种增长态势是由建筑、家电等高增长行业拉动的,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已现放缓迹象,粗钢产量已现过剩。河北、山东等钢铁企业人士认为,国内铁矿石期货越早推出越好,否则时机稍纵即逝。

周伟江建议,铁矿石期货的合约设计可以采用指数定价、现金交割的形式,也可以将61.5%的PB粉作为基准,采用在现货基础上设置升贴水的形式,还可以将交易标的设置为干吨度。

“国内港口压了那么多的PB粉,61.5%-61.7%的PB粉也是国内企业交易量最大的品种,此时推出铁矿石期货更能化解矿石供应过剩的风险”,他说。

中国国际期货曾向国家发改委和期货交易所递交过相关研究。研究认为,铁矿石期货最好采取保税交割方案,计价货币可以是美元也可以是人民币。在参与结构上,国内期货公司可以代理国外现货商参与国内市场。

“国内贸易商和钢厂主要是买方,卖方在国外”,王可认为,目前必和必拓等三大矿山主导现货价格,吸引他们参与铁矿石期货才易形成国际价格,否则不利于在国内形成定价权。

然而,即使三大矿商不参与,“铁矿石期货该推也得推”,周伟江认为,国内企业的强大需求会为市场提供活跃保障,而等到哪天矿价暴跌,把人全洗出去了,再推矿石期货没有意义。

国元海勤期货分析师张松等人普遍预计,国内铁矿石期货最可能在明年推出。目前许多期货公司已枕戈待旦。

河北新能源电动小货车

辽宁led护栏灯

郑州挺杆

江苏台式钻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