调直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调直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银客网林恩民不要1年的第一要存活100年

发布时间:2020-06-30 17:06:01 阅读: 来源:调直机厂家

摘要:出互联网金融中心大厦,回头望去,从容、自信、谨慎、坚持瞬间飘过,而我眼前的是行业金融帝国的堡垒。

关键词:互联网金融

那是一个明媚的午后,我在银客网的茶室里见到了林恩民,一个脸上洒满阳光的大男孩,没错就是大男孩。

“不好意思啊,让你等这么久。”一句简单的开场白,银客网的大BOSS和我握了下手,然后坐到了我的对面。

我略感不安,总感觉自己准备的不是很充分。

实际上我对银客网了解的已经很多了,对于林恩民本人也是搜集了很多的资料。今天来就是想了解下对于监管政策的落地,银客网有那些打算,顺便和他近距离的接触下。因为上一次见到他,还是在2014年的10月,那时候他们刚刚获得A轮融资,略显兴奋,而此刻他脸上刻满的是满满的自信。

“你喝什么茶?”他先说道。

“都可以。”我此刻的脑袋里挤满了各种问题。

“对于P2P监管的落地你怎么看?”我鼓起勇气的问道。

他给我倒了杯茶,“国家政策的出台无非是让市场更规范,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让行业更健康的发展。”

我再次简单直接地发问,“那你认为对行业最大的影响在哪些方面?”

“加剧这个行业的洗牌,因为监管肯定是有规则的,而规则造成的结果就是跑路的平台增多。同时也会成为很多企业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。”他诚恳地讲到。

我忽然感觉一阵凉意,行业的大规模倒闭就这样来了。

“监管刚落地,监管层领导就来银客网调研,不知道有没有透露什么信息出来?”我赶紧转移了话题,如果再次印证外界传言的90%的平台都要倒闭,那这个行业真的是还没飞起来就要受到挫折了。

“主要聊了下银客的模式、想法以及大家对互联网金融的看法,以及大家能不能帮助企业做一些事情之类的。”他笑着说到。

“他们没说一些反馈?”我歪着头。

“他们即使说了,我也没法和你说啊。但整体还是支持鼓励互联网金融发展的。”他摊开双手,耸了耸肩。

“我看报道说银客网目前有C轮融资的计划,目前进展怎么样?”

“现在正在进行中。”

“大概有没有一个时间?”

“时间的话,我们正在考虑什么时间拿更好,因为我们现在不缺钱,我相信我们的业务未来可产生的价值会更高。”

“B轮的钱都用到了什么地方,花了多少?”

“我们现在还没用。”

“是因为你们开始盈利了吗?”

“对,目前确实是微盈利。但是我们确实没花多少,目前正在开展新的项目。”

“对于银客的定位,你怎么想?还有你把自己放在第几梯队里?”

“我觉得银客做的挺好的,第一梯队应该挺多的吧,应该有三五家。银客,一开始给自己的定位是自己要在第十名左右,不要往前走。”

“为什么不要往前走?”

“这话还要从创业初期说起,在创业初期的时候,我们找了很多金融领域的人,包括银行的、担保的、小贷的、信托的,所有大佬全都聊过一遍,然后达成了有一个共识,任何一个新兴的金融产品总有一天会爆发风险。所以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慢一点,看看别人怎么做。金融怕的不是你的快慢,而怕你没想明白。在美国次贷危机的时候,最先做业务的人,其实是像摩根这样的公司,他们做了,然后比较大了,再大一点后,他们警惕地就收回来了,像后面的雷曼这种没有警惕心理,要冲第一,觉得这个业务好没有风险,狂冲,冲到前面之后,根本不知道这个资产好坏。最后大家都看到了。”

“好像有点道理”我还在想。他接着说道。

“我觉得我们的风格是,在所有东西未确定之前,谨慎地去尝试。一开始和担保合作的时候,我们画的红线是500万,而且要有抵押物。因为额度大了之后,借款人会有自己的想法,还款的压力等等,都是会存在的。所以我们觉得谨慎去对待,会有很多空间。互联网金融从2013年的元年到现在不就是两年时间,互联网金融至少还要跑10年,甚至是100年。别人都说目前是爆发期,但我觉得是雨后春笋吧,只是刚冒个尖,后面还有更多的时间看它怎么去成长起来。”

“怎么理解呢?”

“比如你做的不够大,你可能一直排第五,但你做了100年,而在这100年中,你去看这个历史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是第五,但前四名一直在换人。你会选择哪一个?我会选择前者,我会选择是第五,但活了100年,我不会选择我去当第一,但是两年之后,我就不见了。这个我觉得是最基础的东西。任何金融业务终究不可能被一个人垄断,所以当它是不可能被垄断的情况下,你为什么要去争那个第一呢。”

从他的脸上我看到是满满的自信,再握手的瞬间我感觉面前的已经不是一个大男孩,而是一个200多人公司的老板。

走出互联网金融中心大厦,回头望去,从容、自信、谨慎、坚持瞬间飘过,而我眼前的是行业金融帝国的堡垒。

责编:fanwei

德州制作防静电工作服

济南西装制做

定阻燃服